成都   北京

大乐透走势图杀号:大乐透走势图浙江1

大乐透走势图浙江1 www.eqfvb.icu 您現在的位置: 實時動態 > 川情快訊

雅礱江最后的采燕窩人:兒子寧愿打工也不學 因為是拿命在“搏”

2019年05月24日  14:21:11來源:四川新聞網

站在幾百米高的懸崖邊,腳底是深不見底的雅礱江,燕洞位于千仞絕壁的中間位置。55歲的余成明將繩子拴在腰間,雙手揪住繩索“嗖嗖”下竄到巖下,用腳蹬著巖壁向半山腰滑溜。當下至洞口附近時,余成明一腳蹬在巖壁上,如同老鷹一樣飛離絕壁,像“蕩秋千”一樣飛進了燕洞,整個過程可謂驚心動魄。

余成明從1979年開始采燕窩,十余年前,和余成明同行采燕窩的還有五六人。如今,余成明成了雅礱江河岸上最后一位采燕窩的人,現在的余成明心里很矛盾,他既想將這門賴以生存的絕技傳承,但作為一個父親,他又不希望兩個兒子“子承父業”,因為深知這其中的危險。

對于每一次采燕窩的經歷,余成明都用兩個字形容:搏命。

市場

見證燕窩的價格攀升 一級貨一斤賣2.6萬元

四川省涼山州冕寧縣青納鄉海子村2組,就是余成明的家,距離縣城100余公里。烈日當空,中午的氣溫超過30度,余成明正在自己的玉米地里澆水,他個子不高,大約1.7米左右,看起來瘦小精干,皮膚黝黑發亮,他笑著說自己是“猴子”,擅長在懸崖間攀爬。1979年,余成明還是十多歲的小伙子,就開始學采燕窩了。這些年來,余成明見證了燕窩的價格攀升,他稱,最初賣2元錢一兩,十年前就漲到了200元一兩,今年可以賣到1000至2000多元一兩。

余成明的家是一棟兩層的磚房,他從二樓的房間中抱出一個紙箱,里面全是今年采摘回來的燕窩,“這些都是按個賣,一個的價格在一兩百元,今年應該能采到五六百個燕窩?!彼⌒囊硪淼卮蚩桓鏊芰洗?,指著袋子中的燕窩對記者說,“這種才是一級貨,要賣2600元一兩,也就是2.6萬一斤,已經有人預訂了?!?

長期以來,余成明賣燕窩主要靠人介紹,極少拿到市場上售賣,現在他每隔幾天就要去冕寧縣城發貨,購買燕窩的人全國各地都有,“不愁賣,有時還沒開采,就有人打電話預訂了?!?

艱險

系著繩子蕩在懸崖之下 燕窩是拿命“搏”回來的

雖然燕窩的價格昂貴,但是采燕窩十分艱險,只有極少數人敢于嘗試,余成明這樣形容,“燕窩都是拿命‘搏’回來的?!?

余成明從家里拿出攀巖的繩索,裝進一個軍綠色的包里,“每個燕洞的情況不同,有的需要幾十米的繩子,有的要上百米的繩子,僅僅是買繩子就花了1800多元?!?

這次行程,余成明叫上了舅子趙支成等兩位親戚。三人駕車從海子村出發,沿著雅礱江岸行駛。當車行駛至一處陡崖時,余成明指著懸崖的腰間說,“這里有個燕子窩,一次能采幾十個燕窩?!?

上山的路異常艱險,余成明貼著崖邊的羊腸小道一步步往上,有時鉆在灌木叢中摸索著前進,有時只能在崖邊行走,有的地方只能放下半個腳掌,雙手要摳著巖石或者拉著藤條攀登,每走一步都需要謹小慎微。不時,碎石滾下山崖,等待片刻之后,才聽見微微的響聲。

徒步了兩個多小時,來到山頂的懸崖邊,一條寬闊的溝谷深不見底,燕洞處于千仞絕壁的中間位置。在做好準備工作之后,余成明將繩子拴在腰間,身背蛇皮口袋揪住繩索,“嗖嗖”幾下就竄到了巖下,趙支成站在崖邊,小心翼翼地將繩子下放。

余成明用腳蹬著巖壁向半山腰滑溜,繩子放了五六十米后,已經下至燕洞附近,余成明一腳蹬在巖壁上,如同老鷹一樣飛離絕壁,等繩子蕩回來時,他已經飛落進了燕洞,這個過程就如“蕩秋千”一樣。過了一個小時,余成明順著繩子爬上來了,收獲還算不錯,他的額頭全是汗水,衣服早已濕透,手指上還有血絲,“經常要用手指頭摳巖縫,指甲也長不出來?!?

法則

每個燕洞一年只光顧一次 給燕子生兒育女的機會

至今,余成明采燕窩已經整整40年,也靠此養活了一家人,他覺得很有成就感,“一年收入五六萬元,家里經濟來源主要靠我?!?

余成明對方圓數百公里的燕窩了如指掌,他采燕窩的范圍遠至甘孜、雅安、樂山等地,采燕窩的時間主要在每年的四五月份,“有時一次要出去幾天幾夜,成本還是挺高的,要住宿、要吃飯,我知道的燕窩洞有42個,都在懸崖上?!?

這幾十年來,余成明一直堅守著自己的“生存法則”,每個燕洞一年只光顧一次,“這些燕子生蛋之前采的,在生蛋到小燕子長大期間,我們是絕對不會碰的,主要是要給它們生兒育女的機會,如果燕子都沒了,哪里來燕窩呢?”他說,最近幾年,采摘燕窩的數量基本保持穩定。

即便燕窩賣得貴,余成明也從不吝嗇,一家經常吃燕窩。采燕窩歸來,余成明拿出兩個燕窩,在溫水中泡開,然后殺了一只土雞,用柴火燉了一鍋雞湯,一家人圍坐在院壩里享用,時而傳出歡聲笑語,他說,“每一次歸來,和家人在一起,都覺得很幸福?!?

在海子村,在懸崖上采摘燕窩,是村民世世代代賴以生存的絕技。如今,只有余成明還會這門絕技,“十幾年前還有五六個人采,現在生活條件更好了,他們都不采了,就只有我一個人敢下洞子,主要是太危險,如果掉下去了,命肯定沒了?!?

遺憾

難以傳承的絕技 作為父親心里滿是矛盾

采摘燕窩需要技巧,經常是兩三個人搭檔完成,最重要的是要彼此信任。當然,余成明一個人也能完成,但是更加艱難,“繩子只有拴在樹上”?!芭恃業娜聳峭降?,放索人才是師父?!庇喑擅鶻檣?,放繩子的人不僅要好的體力,更需精敏、準確,“放繩子需要把握好尺寸和節奏,如果放短了,人懸在洞口可能進不去,繩子放長了,蕩回來的時候就會撞在巖壁上,很危險?!?

但諸多危險的經歷,并沒有讓余成明退縮,“從沒有想過放棄,這是祖輩傳承下來的,要干到干不動為止,丟了實在可惜?!鼻靶┠?,余成明希望將這門賴以生存的絕技,教給兩個兒子。一開始,兩個兒子還饒有興趣,但是很快就放棄了。

33歲的大兒子余正才還記得,第一次跟著父親去采燕窩是在2013年,余成明站在懸崖邊,向他講解著攀巖下行的技巧,余正才卻嚇得全身發抖,“實在太高了,懸崖起碼一百多米,雙腳陣陣發軟,根本不敢下去?!比緗?,講起這段經歷,余正才面色還流露出驚恐。

二兒子余正華,也曾跟著父親學了一段時間,最終還是放棄了,“雖然采燕窩賺錢,但是太危險了,我干不下來,人站在上面都心慌?!畢衷?,他們兩兄弟寧愿出去打零工,也不愿意跟著父親學采燕窩。一旁的余成明接過話,語氣中帶著惋惜,“以前,我還希望他們跟著我學采燕窩,但是作為父親,我又不希望他們干這個,主要是太危險了?!?

聯系我們

掃一掃